TiAn缇安

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为爱所困】【NgernXAugust】冬阴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少女心!!!我是串的虚!!!!!

Big Bunny☆阿口口:

※呜呜呜月初的生贺文被我拖到现在,我的小天使 @TiAn缇安 不要嫌弃我!我是虚的串!我是虚的串!我是虚的串!!


※这篇卡的不要不要的,这个风格我真的玩不来,文笔回到解放前。【大哭。  




>>>>>>>>>>>>>>>>>>>>>>>>>>>>>>>>>>>>>




1.


Ngern感觉自己坏掉了。




2.


两日前是某服饰品牌新店开张活动,主办方邀请了曾在Love Sick里共演的几位演员作为走秀嘉宾。当剧杀青之后再聚在一起本就是件难事,此次活动自然让几位许久未见的朋友高兴不已。




活动结束时临近晚饭时间,White关于聚餐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小妹妹Pineare兴奋的左手拉着August,右手推着Ngern,催促着其他人走向停车场,最终被前来活动现场接她的Ssing拍了脑袋,一把拎回自己身边。




聚餐地点选在White朋友家的餐厅,二楼是个天台,特意为他们空出。星空,菜肴,音乐,再配上屋边那不知名的幽淡的一树花香,老友们的玩闹也愈发热烈。而“国王游戏”正是最近年轻人热衷的聚会游戏,继Ssing和August之后,国王签又落到了大魔王White手里,自然是当选者叫苦连连,围观者拍手雀跃。




“P’White!不要再考验体力了,我真的背不动Cap啦!腰都要断了!”Pineare哭丧着脸,靠着Ssing撅嘴表达不满。


“好好好,那下一个轻松些?不要说哥哥不心疼你们。”White咬着下唇挑起嘴角,“3号和5号出来亲一下就好。”他又用手指了指唇:“这。”




Ngern咧咧嘴,抬起头环顾四周:“我是3号。”




这时他听到一声轻笑,熟悉的声音从紧挨着自己的身边传来:“我是5号。”




3.


好像心里有根线突然紧绷住,Ngern没来由的身体僵直。




“上次Gust说可以和Ngern演亲密戏?”Ssing大笑,“那这个任务确实不困难。”


“可是……”Pineare迟疑了一下,她细细观察对面August的表情,又止住了要说的话。


August点点头:“可以哦。”他偏头抿嘴笑着看向Ngern,微微眯起眼皱皱鼻子,抬手在Ngern的背上重重的拍了下去。


“Gust……”Ngern被这巴掌打得全身一震,转头对上August带着笑的眼睛,似乎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接受这个充满着玩笑的指令。然后随着August的越来越靠近,周围传来其他人的起哄声。




当足够近的距离时,他听到August用只有他俩能听清的声音说:“如果是你,我还是可以的。”




Ngern猛然推开August,站起身:“对不起,我……我有事先走了。”


他抓起背包,忽视August和大家诧异的眼神,选择了狼狈逃走。




4.


接下来的周末无休。Ngern的新剧正在开拍中,依旧是个校园故事,依旧是男二的角色,不同于Love Sick的是剧情分量增加了许多。这使得Ngern两日全天呆在片场,有拍摄任务的时候全情投入,闲暇时间用于学习,学习其他演员的表演方式,学习工作人员的工作内容。




Ngern是喜欢表演的,这也是他选择诗纳卡宁威洛大学电影专业的原因。当面对镜头时似乎每个细胞都在沸腾,比起初期的稚嫩,现在的他更加用心熟练地揣摩角色的心理活动细节动作。两日不间断的工作却始终保持最大的活力和热情,直到周日晚上结束拍摄回到家的那一刻,疲惫感才侵袭上身。




时间已过9点,对刚迎接小儿子回家的家人来说却是晚餐刚刚开始。Ngern夹起一块炸猪排,又咽下两口米饭,而后拿着叉勺面对满桌的菜若有所思。




喜欢的炸品,喜欢的烧肉,偏偏此时却格外想要那酸酸辣辣的热汤进入自己的胃。




“怎么了?”爸爸先发觉儿子不同与往常的举动:“在片场吃过了?”


“妈,我想喝冬阴功汤。”Ngern脱口而出,话出口后自己都愣了半秒。


Pear露出讶异的眼神:“你什么时候喜欢冬阴功了?”


“突然就想喝了。”Ngern用勺子盛了一小勺肉汤洒在米饭上,戳了半天又没下一步动作。


妈妈夹起一块鸡肉放进Ngern的饭盘中:“要做冬阴功的话家里食材不够,时间也需要很久,今天先好好吃饭,妈妈记着了啊。”


“唔。”




夜晚洗完澡躺在床上,那股对冬阴功的欲求倒是挥之不去。Ngern咂咂嘴,起身拿了个橘子剥开,一瓣瓣橘子酸甜带着水果的香气,咬下去时汁水充满整个口腔,滑嫩的橘肉顺着舌头进入食道。随着吞咽凉爽的果汁和果肉,心好似也跟着平静了下来。然而不到半分钟,Ngern的手又伸向了下一个。




5.


一周难得的休息日对于年轻人来说除了在家放松,更喜欢的自然是和朋友外出玩耍。




高中的这帮死党对Ngern来说是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面对他们,他可以毫无保留的释放最真实的自己,同时对他们来说,自己也并不是那个荧幕大明星,只不过是是他们这群人其中一份子的那位名为Ngern的好兄弟罢了。




“所以咱们今天去哪吃饭?”




不知谁提出的问题, 使之前还叽叽喳喳聊着近况的兄弟们立刻进入讨论食物的状态。


“有家新开的墨西哥菜据说还不错,恩…还有家烤鸡店也可以,再不行就常去的那家咯?”Max摸着下巴边思考边给出建议。


Ngern想了想:“喂,泰式呢?你们有想喝冬阴功汤么?”




所有人抬眼看向Ngern,神情倒很是一致:“冬阴功?”




Temp抓住Ngern的肩膀仔细上下打量着:“Ngern?你是Ngern么?”


Ngern笑着拍开他的手:“你演技太浮夸了,需要我的专业训练。”


Temp撇撇嘴:“你才浮夸,你什么时候喜欢吃冬阴功,肉食主义者?”


“不知道,突然有些想吃,”Ngern歪着头摸了摸嘴唇:“大概太久没吃过了……”




“可是我想吃肉。”


“我也想吃肉。”


“肉肉肉!”


“烤鸡!烤鸡!”


“烤鸡好好好!”




大家七嘴八舌立刻剥夺了Ngern的提议,Ngern咬咬下唇,又咧开嘴:“还是吃肉好!烤鸡!GO!”




“喂,你没事吧?”Taee蹭到Ngern身边,一只手搭上他的肩。


“我能有什么事!”Ngern眼睛看着前方脚下的路,笑了笑。


Taee叹了口气:“你一有心事又勉强自己的时候就爱咬唇又抿嘴还少话,我还不知道你?”


Ngern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Taee:“想吃冬阴功。”


Taee一脸无奈:“…………真看不出你是个对吃如此执着的男子。”


“越吃不着越念着,如我这般深沉的人,你怎会懂?”Ngern挑挑眉,不出所料看到Taee一脸嫌弃的表情。




冬阴功自然是没吃着,而那家烤鸡餐厅确实味道口感一流,朋友的相聚嗨点不断,高中时期的曾经回忆,现在大学生活的恋爱烦恼,朋友之间不缺乏的就是笑料。只是在驾车回家的路上,Ngern狠狠的咬了一口路边超市买的冬阴功味海苔。




6.


又是早晨八点出门,经过一路红灯的洗礼到达学校,下课之后再驾车赶往活动场地,跟着工作人员的指导彩排走台,接下来一系列的前期准备,然后正式上台,结束之后发放粉丝福利,最后再驾车回家。


此刻躺在床上的自己连根手指都不愿意动弹,而大脑却无比清醒。




“喂,妈问你想吃什么?”


Paint倚靠门框,抱手注视着放空状态眼盯天花板的Ngern。他喃喃地念着什么,Paint皱眉靠近:“什么?”


“……Tom……”


Paint听着模糊的发音,眯起眼睛眉头紧锁,直到他听清那三个音节。


“冬阴功……”


“啊?”




Ngern猛然坐起,眼睛回神看着Paint:“哥,我想喝冬阴功汤。”




“也不知道Ngern搭错什么筋。”Paint坐在餐桌前看着妈妈将一小锅冬阴功汤端上桌,然后不意外的被爸爸敲了脑袋:“怎么说你弟弟呢,累一天了想喝口汤怎么了!”




Ngern盯着那锅冬阴功,他拿起碗和汤勺盛出一碗,汤色呈红,搭配着熟虾和香茅叶,那份迫不及待似乎顺着热气都达到心尖。端着碗喝下一口,酸味和辣味交织呼应,一碗下肚,连额头也冒出了星星点点的汗珠。




Ngern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又盯着空碗半晌。他咬了咬下唇:“妈,我们家一直这样煮冬阴功么?不会少放什么了吧?”


“你不是都想好几天了么,妈妈可什么食材都没差哦”妈妈舀了一勺喝下,露出对自己手艺满意的笑容。




旁边客厅的电视机中传来球杆击撞台球声和观众的欢呼声,Ngern偏头望去,那是一场是自己不甚了解的斯诺克比赛。




“妈,和August上次来家里时,也是这样做的冬阴功汤?”Ngern收回目光继续盯着那锅冬阴功。


妈妈不理解他的意思:“当然啦,因为你说August喜欢喝呀,妈妈也是精心准备呢。”


Ngern笑了笑:“大概太久没喝我都忘了味道了。”




汤拌着饭,Ngern还是吃了个饱。




回屋不过半小时,先是出来拿了包海苔,十分钟后嚼着鱿鱼丝又进了屋,不过一会拿了根香蕉,又啃了个青芒果。


Paint一脸悲痛:“我弟这偶像包袱是完蛋了。”




夜还真是长……Ngern嚼着椰片暗暗的想。




7.


翌日的活动是个颁奖典礼,出席人员里自己最熟悉的只有August。Ngern的车到达停车场时,正巧看到August也刚停好车下来。这是Ngern那天落荒而逃后第一次见他,比起以前的随意,现在多了份尴尬。倒是August主动过来打招呼,像是不曾发生任何事一样。




进入休息室后立刻进入前期准备状态,从试装到化妆造型,两人也无更多交流时间。待准备完毕活动开始,候场的其他人渐渐离开了休息室,不知何时Ngern再抬头环顾四周,只有坐在化妆台前对着镜子玩着手机的August了。




Ngern拿出手机打开ig,大拇指迅速滑动着屏幕,关闭了ig又打开fb,看了两眼又点击home键回到主屏幕,打开line翻了一圈,又锁上了屏幕。




他叹了口气,走到August旁边,依靠桌面,歪头看着August。


“怎么?”August抬头看他,灯光印在他眼睛里,Ngern一阵恍惚。


他犹疑了一下,说:“那天……”


“诶你看我黑眼圈是不是又明显了?”


August打断了他的话,挺直了背猛地凑近Ngern的脸。Ngern下意识后缩,然而下一秒他被August拉住了领带扯向自己,紧接着唇上覆着柔软的触感,眼前是August紧闭的双眼和微颤的睫毛。




心中那摇摇欲坠的大石顿然落了地。Ngern闭上眼睛企图加深这个吻,却被August轻轻推开。




他睁开眼看见August微显紧张又带着羞涩的笑容:“快上场了。”




8.


Ngern:“结束了后不一起吃饭么?”


August:“你是在邀请我约会?”


Ngern:“恩~是啊。”


August:“想吃什么呢?”


Ngern:“不是冬阴功就好。”



评论(3)

热度(11)

  1. TiAn缇安Big Bunny☆阿口口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少女心!!!我是串的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