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缇安

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Ngern/August]小小的你

啊啊啊啊啊我爱我的百!!其实我画图就是为了抛砖引玉啊没想到真的写了QuQ萌成一坨………

Miss_Pumpkin:

▲献给My虚 @TiAn缇安 我是虚的百!我是虚的百!!我是虚的百!!!




原图戳我 略有删改 不要介意喔 (。oω<。)ノ☆ 其实只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恶趣味








>>>>>>>>>>>>>>>>>>>>>>>>>>>>>




“Ngern……Ngern……”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August喊着自己的名字羞涩的微笑,Ngern抑制不住朝他伸出双手想抱一抱他。


然后August又突然消失了。


Ngern猛地惊醒过来。


原来又是个梦啊……美梦总是短暂的,Ngern翻了个身,试图重新进入梦境和August相会。


“Ngern……Ngernnnnn……”


不对,是真的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Ngern睁开眼睛,发现声音来源在自己的枕头上。


一个小小的,活蹦乱跳的August,正叉着腰瞪着自己,“吼!你平时说的早睡早起都是骗我的哦!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Ngern用力揉了揉眼睛,又不敢置信的睁开。


突然面前的小人儿抓住了他的耳朵用力一扯。


“嗷——痛啊!”


“现在相信不是做梦了吧?!”


“信信信信信信我现在信了Gust快把手松开!!!!!”


 


 


快速的把自己收拾整齐洗漱完毕,Ngern托着August来到了餐厅,把他放在餐桌上。


“吃了早饭没,想吃什么?”他打开冰箱翻找着里面的食材,“只有昨天去超市买的三明治和面包牛奶,不然我都拿出来你每样都吃一点?”


“好吧……”August坐在桌沿,托腮看Ngern把早餐丢进微波炉里加热。


“August,你是怎么变这么小的啊?”


“终于想起问我这个了?”August试图使语气听上去更加嘲讽,但显然,Ngern什么都没听出来,“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我自己床上好好躺着呢,今天一早醒来就在你床头柜上了╭(╯^╰)╮”


“嗯……莫非是你太喜欢我了,所以佛祖给你一个可以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的机会?”


“怎么可能啊弟弟,”August扯了扯自己的T恤,“少看童话多看报,不然你这个智商永远停留在三岁水平,叔叔阿姨该怎么办啊。”


“行行行,那就是圣诞老爷爷听到了我的祈祷,把我的圣诞礼物提前送给我了~”


“……我饿了!”


小小的August脸皮还是一如既往的薄,Ngern愉悦地想道。他恶作剧般的把一块香喷喷的三明治放在了August面前,August盯着三明治大概有五秒钟,然后大喝一声,气沉丹田,双手猛地用力——


用力……


再用力……


拿不动QAQ!!!!!


意识到自己现在连一块三明治都打不过的August沮丧的快哭了,当然,坐在一旁撑着脑袋全程看戏的Ngern笑得快要憋出内伤。他乐呵呵的看着只比三明治高一个头的August,顺手从自己嘴里的面包片上揪下了一颗葡萄干。


“来,August,啊——”


August此刻正在奋力的爬上三明治,留给他一个不屈的背影。终于踩着培根突出来的一边站在了三明治上,August仰头望着Ngern的大脸气呼呼的说,“笑什么笑!好笑吗!”


“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我家August最厉害了,来,啊——”并没有放弃投喂打算的Ngern捏着已经快要变形的葡萄干悬在August面前,后者很给面子的整个吞进了嘴巴里,把脸颊撑得鼓鼓的,咀嚼的动作活像只花栗鼠。


好可爱嗷……Ngern掏出手机一阵猛拍,然后听到August惊天动地的咳了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


“宝贝儿你没事吧?”Ngern看August咳得说不出话,猜测他也许是被呛到了,连忙提起他放到了马克杯把手上。August站在把手上扒着杯沿伸出头去,刚好能喝到牛奶。


“慢点啦,小心……”看他身子倾得太前,Ngern不由得出声提醒,然而他话音未落,就看到August一头倒栽进了牛奶里。


“August!”


 


被抢救上来的August湿衣服已经被Ngern扒光,整张小脸红通通的,还残留着白色的奶渍。


看上去……有点糟糕。


Ngern目不斜视的把他从头到脚擦干净之后,就把他扔在自己的漱口杯里,然后开始认认真真的在洗脸池前给他洗衣服。


August忧郁的抱着Ngern的牙刷杆看着Ngern折腾,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Ngern,要是我变不回去了怎么办?”


“那正好,你就永远是我一个人的了。”


“你少来。”


“好啦,衣服洗干净了,我去拿电吹风给你吹干穿上,不然要着凉了。”


把电吹风拿到自己的房间里,Ngern绝对不承认他有什么小私心。他一边晃着August的衣服,一边看着August在桌上的一举一动。


“Ngern!!!你凭什么只给我一张纸巾!!!”


August不愿意赤身裸体的等衣服干,而万万没想到Ngern这个不要脸的人居然只丢给他一张纸巾!!!


勉力用纸巾把自己包起来,August紧紧的攥着纸巾边缘,尽力让自己不至于走光。但是Ngern的目光太过于露骨,August看了看四周,准备先到笔筒的后面躲一躲。


“穿着”纸巾实在是太不方便了!August在心里恨恨的大骂了Ngern一顿,扯着纸巾一步一拖的朝笔筒方向挪去,Ngern瞬间看出了他的意图,悠闲的伸出一根手指,压住了他拖在地上的纸巾摆。


我走……


走……


诶怎么走不动了?!


August回头看到罪魁祸首正笑得嚣张,又看了看落入对方手指压迫的“衣摆”,咬牙一扯——


果然,纸巾按照Ngern的意愿被撕成了两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Ngern这个混蛋!!!!!!!!


August自暴自弃的拿纸巾遮住脸,躺在桌上不再动弹。反正都是男生看吧看吧随便了……


“好了Gust,快起来穿衣服咯~”脸上的纸巾被拿开,Ngern捏着他小小的衣服放在了他身旁。“还别说,你变小了穿着应援服简直太可爱了,就像宠物穿着印了名字的——”


“Anupart Luangsodsai!!!!!”






“Ngern我要出去玩。”


“不行。”


“不嘛我要出去玩~~~”


“你这么小万一走丢了怎么办。”


“不会的啦我站你口袋里~!”


“会被人发现的。”


“你这是囚禁!我跟你说哦你没有权力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我就囚禁了你来打我啊。”


“呜呜呜你不爱我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迁就我的……”August坐在他掌心里抱着小膝盖,硬挤出两滴眼泪含在眼眶里水汪汪的看着他。


完全对这样的萌物没有任何抵抗力啊!!!Ngern认命的叹了口气,把August妥帖的放在了自己衬衫左胸的口袋里。


噗通、噗通……


比肌肤相亲时更浓烈的气息,比拥抱时更激烈的心跳,August被Ngern身上的味道包裹住,觉得此刻这个衣服口袋里小小的天地,胜过了整个世界,让他觉得无比安心。就是怎么好像有个东西在硌着自己……August伸手抓了一把,不期然听到头顶传来Ngern的一声闷哼。


“Ngern你怎么啦?”


“Gust……你别捏我,咳、那里……”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August轰的一下,整个人都烧红了。他把自己团成一团窝在口袋里,假装自己是一只鸵鸟。


没过多久,Ngern的声音响起,“Gust,到超市了哦。”


“嗷……”把自己的小脸闷得泛红的August探出一个小脑袋,开始指挥Ngern前进,“你从前面的货架穿过去……对就是这里,然后在前面往左走两个货架……”


在口袋里一颠一颠的感觉还真不错。


“……就是这里,停!NgernNgernNgern我要吃bento!!!!!!!”趁着Ngern在货架前站定,August踩着口袋边往前一扑,抱住了一包鱿鱼干。


“不行。”Ngern想把他放回口袋,可August灵活的一躲,沿着货架跑了起来。


 


“喵~”


说好的超市里不能带宠物入内呢?!August看着现在在他眼中眼睛和他脑袋一样大的猫咪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清楚的认识到,现在连一块三明治都搬不起的自己在猫的眼中可能更像一只长相奇特的老鼠。


不要爬上来不要爬上来不要爬上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死Ngern你给我死到哪里去了你男朋友马上要变猫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ugust沿着原路返回撒腿就跑,但是!Ngern到哪里去了!


完蛋,早知道不出来了,呜呜呜我才19岁还有大把的人生没有挥霍……眼看着跑到了货架的尽头,August绝望的闭上眼。


“好了August,猫已经被我赶跑了。”此时此刻,Ngern的声音无疑是天籁,August刚想表达一下劫后余生的感激之情,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你明明可以刚才就把猫赶跑,为什么还要耍我?!”


啧,生气了。


Ngern不以为意,朝August伸出手。看着Ngern伸过来的手,眼见四下无人,August快准狠的一口咬了上去。痛当然是不痛了,Ngern收回手,看着咬着自己指头的August在半空晃来晃去,问,“牙齿痛么?”


August快速的眨眨眼。


“那还不快松口?”


August松开扶着指头的两条胳膊,把它们举到头顶,比了个大大的“X”。


“好啦好啦,给你买鱿鱼干还不行么。”


August犹豫了一下,有了松口的痕迹。


“但是说好了一种口味只能买一包哦。好啦快下来,我接着呢。”


August斜眼往身下快速一瞥,仿佛看到了Ngern的手确实在下面垫着,于是张开嘴,“啪”地一下落到了Ngern掌心里。Ngern迅速把他举到面前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舔过他整张脸,然后把他扔回了衬衫口袋。


“嗷!你恶心死了!我脸上都是你的口水!”August试图在他胸口咬一口扳回一局,但是咬来咬去都只能咬到衬衫布料,于是悻悻的放弃了。


“这是惩罚,”Ngern一本正经的研究着一包芒果干的生产日期,“谁叫你不听我的话了,说了别乱跑的。”


“哼!”


 


 




一回家,Ngern就径直走回房间,搬了个凳子把August放到了衣柜顶上。


“下次出去还敢不敢不听我话了,啊?”


“N!G!E!R!N!!!!!!!!!!”August站在衣柜顶上气结,“我告诉你识相的就快点把哥哥放下来!!!!!不然等我变大了有你好看!!!!!!!!”


“哎哟我怕死了,”Ngern站在凳子上抱着自己的双臂装模作样的哆嗦了一下,“哥哥对弟弟要温柔点啊。”


“温柔你妹啊混蛋!!!!!!我告诉你你总有一天会落在我手里的!!!!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啊我好渴哦……”三秒钟之前还张牙舞爪的August突然低落了下来,吸取早餐时的经验,Ngern拿来一个勺子,给他倒了满满一勺橙汁。


咕嘟咕嘟喝完,August仿佛恢复了活力,他低头看了看此刻距离自己无比遥远的地面,感觉一阵头晕。衣柜到处都光溜溜的,根本没有办法爬下去啊,那看样子只有一条路了。


August英勇的闭上眼睛,纵身一跃——


果不其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肉垫。


“August?August?!”Ngern发誓自己的心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忽快忽慢,他捧着一动不动的August,发现他闭着眼睛脸色苍白,慌的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一边在心里狠狠的责骂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分轻重,一边着急的准备出门去医院。


“Ngern……”弱弱的声音从手心传来,Ngern看到August爬起来,看上去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别着急啊,我没事啦。”


“你是要急死我吗?”像个糯米团子一样的August,不能打又不舍得骂,Ngern觉得心里有团火蹭蹭地冒着烟。


“因为我知道Ngern在啊,”August仰着小脸笑得可爱极了,“Ngern在的话什么都不用担心对不对?”


唰——心里的火熄灭了。


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啊……如释重负的Ngern微笑着闭上眼睛,把好不容易站起来的人推了个跟头。


“好好坐着!我怕你站起来又翻下去了!”




 


“我不要看这个。”


“换一个台啦他唱歌好难听……”


“这个女演员的妆好丑哦……”


Ngern无语的又往头顶送了一根鱿鱼丝,终于获得了片刻的安宁。August趴在他头顶和他一起看电视的新奇体验在August喋喋不休的攻势之下完全变了个样,以前怎么不觉得August这么话痨呢……以往一起看电视的时候,自己枕着他的大腿,他一般都是很安静的坐着啊。


“Ngern……”August细细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亲爱的怎么了?”


“嗷,我刚才,不小心把你头发弄脏了。”


“没关系。”Ngern轻柔的把August从头顶拿下来放到大腿上,伸手一摸头发,一手油。


好吧,还是直接洗澡睡觉好了……


“Gust,你是要让我开个手机视频放在这里给你看还是跟我一起去洗澡……”


“我选看电影。”August斩钉截铁的说道,复又叹了口气,“哎,一整天没玩炉石,手都生了……”


“得了吧,你现在跟屏幕一样高,还是乖乖坐这儿看电影吧……”Ngern伸出一根指头摸了摸他的头发,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洗漱完毕,Ngern出来时,小人儿已经趴在枕头上半梦半醒了。


“Good night darling~”Ngern轻轻吻了吻August的额头。


估测了一下自己的身高,August抱着Ngern的脸,在鼻尖上印下一个吻,“你也晚安~”




 


-FIN-








*BONUS*




“哼哼哼,终于落到我手上,看你往哪儿跑~”August眼中闪烁着大仇得报的小火苗,“哥哥有没有教过你,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Ngern在床上灵活的上蹿下跳,然,并,卵。


August轻轻巧巧伸出两根指头,勾着他卫衣的帽子把他提了起来。


“啊啊啊啊Gust你要对我干嘛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要非礼啊!!!!!”


August完全无视他在空中扑棱的两条小短腿,把他连衣服带人用一个大夹子夹在了阳台的晾衣绳上。


“哼,先给我晒俩小时太阳吧!”


“不要啊!”


“要不然我还准备了小仓鼠的跑步笼子,你选哪个?”


“今天天气真好啊QAQ”











评论

热度(96)

  1. 熊猫企鹅萌萌哒Miss_Pumpk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