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缇安

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上司特别爱吃辣是怎样一种体验?[伊辛]

啊啊啊胖次的文总是…又甜又虐QAQ

林二欠:


西皮:伊谷春/辛小丰(电影《烈日灼心》)


粗劣paro大师兄风,伪知乎体。莫当真XD


分级:NC-17/Explicit


Warning:详细暴力描写注意。


花前月下曾许诺拖欠许久的点文,送给我最最可爱的爱爱 @TiAn缇安 新的一年继续互相卖♂安♂利嘿嘿嘿~



·0·
伊谷春已经许久没看电视了。

可那一天他从小夏的沙发后面走过去,电视上播着一部很老的港片,两个人在对峙。小夏抱着腿,看得极其投入。她嗑了枚瓜子,恰好盖过电视里男人有些模糊的粤语。

字幕迟疑了半秒,悠悠地隐现在画面下方。

对不起,我是个警察。

伊谷春突然哭得像个孩子。



·1·
辛小丰走时没惊动任何人。

雨还未落下来,只有风裹带着海水的咸腥,凛冽席卷着岸上的一切。

辛小丰从办公楼出来,一步步走向派出所的大门;那半掩的铁门竟也是脆弱无比,在风声的嘶叫中,颠仆得哐哐作响。面对疾风吧,他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一面用力裹紧领口不让风倒灌进来。

未及转身,一道声音便传过来——熟悉,只翻飞在风中,有几字咬得模糊。

“走哇,一块儿撸串,小丰你怎么不来?”

“啊我、我还得回去喂小金鱼。”

“这么会儿功夫,耽搁不了。”

“不了那个……”

“回回都不来,我发现你缺乏集体意识啊。”

“……”

“走吧,最近街口开了家麻辣海鲜夜排挡,特正宗。”

“不是这天气还开呀……”

“没事儿他们有室内桌,订好了都,走走走。”

刑警队警长伊谷春,辛小丰的新上司,嗜辣。

·2·
伊谷春躺在沙发上看书,黑色封皮,砖头厚度;伊谷春读得很仔细,他眯了眼睛,烟卷燃去大半,只剩一小截咬在唇边。

辛小丰径直走进来,从脖颈子往下的警服洇成了深蓝的颜色,脚上那双胶鞋也是沉甸甸的,带着外面疾风骤雨的气魄,所到之处,留下两排渐隐的湿痕。

“看什么呢。”

辛小丰随手摘下帽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有些好奇地凑过去。

“嗯?”沙发上那具身子突然小幅晃了一下,紧接着手忙脚乱,从椅背后面传来低声的痛呼。

“不要躺在沙发上抽烟啊头儿,”辛小丰指了指皮沙发上一圈突兀的黑色焦痕,“被领导发现了要罚款的。”

“……”伊谷春揉了揉被火星燎过的下唇,语焉不详地抱怨了两句,并体贴地配合白眼,一边辛小丰了解自己当下的心情。

“又是从楼下大队顺的?”辛小丰偷眼去瞧,却没曾想对方动作更快,封皮上几个烫金大字在眼皮子底下一溜,他只捉住一个“的”字。

楼下是专项行动小组,年前刚结束一轮文化市场管理的执 | 法行动。

“滚滚滚,”伊谷春佯怒,跟人开着彼此习惯的玩笑,“怎么跟你队长说话呢。”

辛小丰便滚去冲澡,预备打卡下班。

“回来下!”

“这是我毛巾啊。”

伊谷春那句喊得挺急,辛小丰闻声赶紧把搭在肩上的毛巾裤衩拿下来确认了一遍——是自己的没错。

“……不是,我问你巡逻交班了没。”

“交了。”

“那啥,咳,今儿个腊八,去食堂喝碗粥吧一块儿。”

“我不饿等会儿还得去……”

“免费的。”

“行。”

“那食堂等你。”

“好,”辛小丰点点头,趿拉着一双塑料拖鞋就往外走,过了办公室门口突然又停下,脑袋探进来,煞有介事地添了一句,“那书你赶紧还回去吧,打击盗版人人有责。”

“你真可以滚了,麻溜儿的。”

·3·
待辛小丰的背影晃悠着消失在了楼梯转角,伊谷春一骨碌爬起来,扒开沙发后头的百叶窗帘子;雨幕倾泻下来,在玻璃窗户上描出一幅氤氲朦胧的景致,镂金铺翠化作起伏绵延的轮廓,只近处如豆路灯下,那双车前灯依旧在沉默地等着。

宝马。

伊谷春觉得心口烧得慌,裤袋里那张小卡片硬邦邦地硌着,兴许还抵不上那辆宝马车前盖里一台轰鸣作响的引擎。

尾巴的救命钱,拿着,密码是六个六。

伊谷春对着镜子搓了搓脸,算我求你辛小丰,别让我抓着你,成么。

要说辛小丰有什么特别的,真说不清,伊谷春只觉得这人从头到脚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儿——聪明得滴水不露,像一口深幽黢黑的井,他往里瞧,不知觉时,便被那细末分毫的缠绵攫取了去。

如果。

伊谷春掀起眼皮又往楼下瞧了一圈儿,白色宝马还在;楼前的小路失修,疏狂横斜的风夹裹着枯叶,身世飘零地兀自在街沿打旋。泥泞脏污的积水涌上来,没到半个车轮的高度。

如果。

伊谷春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巴掌,人 | 民公仆怎能有这般伤天害理的假想。

他看着镜子,灯灭了,只剩走廊里昏暗的光亮,他揉了揉眼睛用力叹一口气,像是要把心底的倦怠不安和猜疑通通倾吐出来。

你病得不清。

空阔房间里回荡着,藏起苦笑的声音。

·4·
海滨城市最不缺的便是雨,和煦的、暴烈的,黑云压城,抑或者润物无声。

那晚也是。

那人披着厚重的帆布雨衣和倾盆雨帘,踏进来,眼神藏在黑糁糁的帽檐下,毒辣,不亚于正午的日头。

他说,我叫伊谷春,新来的警长。

西陇?

我刚从那儿调过来。

全没来由的,辛小丰一阵心惊肉跳。

伊谷春握住他的手,力道不轻不重,却教指尖的新痕旧伤一齐痛疼起来,深彻入骨。

空气里头尽是咸腥,湿漉漉的,糅在啸叫的风声里——这雨是从海上来的。

倒是缺了雷鸣电闪,只整夜凄风苦雨,嘶鸣一般,将路边为数不多的灯光撼得明灭飘摇;颇有悬疑故事开篇的意境,也算不枉。

辛小丰站在二楼阳台上点烟,手指颤得快过心跳的频率,火苗被反反复复地扑灭。

短信编辑框里,被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摁出来,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

记得那人说的命数么,我觉得,我的命来找我来了。

可有时候,命数要比故事精彩得多。


·5·
头儿,这样真的妥么。

辛小丰捧着面碗,从碗沿露出双眼睛,不时瞥着坐在不远处的伊队。

彼时两人都在蹲点,小吃一条街专项反扒特别行动小组,组长是伊谷春。

安排布控的时候,伊队长让大家集思广益畅所欲言。

辛小丰想了想,问了句,要是对方犯罪集团有组织有预谋持有管制刀具冷热兵器等等,一家店面只安排一名警员两名协警的话,会不会太过被动。

众人闻言皆是肃杀,一时会议室里静寂非常,止余气流暗涌。

伊谷春说我们多方联动立体布控,如果遇上硬点子,我就摔杯为号,暗号就是,这回锅肉连豆瓣酱都没有还敢叫川菜。

辛小丰和他负责的是一件川菜馆子。川渝菜系近年来征战四方,突入以清鲜为主的东南而一应改之,去麻、提鲜,以回锅肉为例,其口味多重鲜香卻麻辣,起手式往往还另加一盅煲汤。

辛小丰轻咳,小声说了句,头儿,戏过了。

伊谷春说,滚滚滚。

特别行动组加上协警统共十来号人,要保卫整个片区群众的财产安全——几个人就要这么面对面戳着,动辄十几个小时的轮班,从喧嚣夜市守着破晓的晨光,城市以另一副面貌醒来,带着残妆,朦胧旖旎。

伊队已经连续三十多小时没合眼了,小偷伸手的前一刻,他正有些迷迷瞪瞪着,回想起有次在医务室遇上正等着包扎伤口的辛小丰——伤在腹部,索性不深,犯罪嫌疑人还未及补刀便被特警和联防队员七手八脚地压在身下。

“那人拿着那么长的刀,你倒不怕?”

“啊,”辛小丰看着他的眼神有些飘忽,兴许是疼的,口气却轻松得很,“我不要命呗。”

逼仄的苍蝇馆子里热气氤氲,温暖蒸腾着,连周遭鼎沸嘈杂的人声似乎都渐行渐远。伊谷春便放任思绪继续飘着,不自觉挪到了那截腰杆儿上,精瘦笔挺;因疼痛而紊乱的呼吸,带着小腹战栗轻颤。

心口也跟着颤。

一个恍惚的当口,辛小丰的话偏巧不巧竟成了真——他伸手捉住那只夹起赃物的手;伊谷春刚松了口气,从夹克内侧袋里摸出手铐,预备押解犯罪嫌疑人回派出所坦白从宽。他一手刚伸进外套,那句“辛小丰你够眼明手快的啊”还没溜达到嘴边;一面光霎时明晃晃地一闪,从攒动惊呼的人群里隐现。

弹簧刀,单面开刃,精钢淬炼,教科书一般的管制刀具。

一瞬间周遭的声音便听不见了,只剩下了刀光割裂空气,层层划开单薄的衣料;猩红带了浓稠的滞涩,迟疑着,不规则地蔓延开。

操。

伊谷春徒劳地张了张嘴,喉头压着千斤分量。

他追上去,眼底发红地掏枪,咆哮着把那人的胳膊几乎拧断。

辛小丰在身边倒下来。

昏迷前一秒,辛小丰脑海里突然闪过段毫无意义的对话。

协警队的小方问他,哥,刚你跟伊队吵架,怎么跟小情侣闹别扭似的。

自己有些匆忙慌乱地拿手指碾熄了烟头,笑骂了一句试图掩饰不安。

“滚滚滚。”

·6·
伊谷春睡不着。

窗帘单薄孱弱,被通透月光和不夜的城市灯火照亮,在一片斑驳的黑当中,失了原本的颜色。

他被城市光污染照得愈发清醒,夜里静谧,只剩墙上挂钟清脆的脚步声——已经是后半夜,黎明许是已在夜幕背后酝酿起来。

伊谷春翻了个身,面向不远处那人深色的廓形,辛小丰躺在那儿,呼吸沉稳;那个设计师回了老家,小夏又拽着杨自道去陪小尾巴,临走还勒令自己留下来陪夜。俨然把自己当做了他们家人的心态,伊谷春有隐约的担忧,他觉得妹妹有些魔怔了。

可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再合眼时,眼前竟不自觉地摇晃起那天撞见的场景,劲道热辣,只余他,无措得连逃开都忘记。

两人被他的动静警醒了看过来,眼底是情欲迫切惊惶不安,搂着辛小丰那人背对自己,粗喘着,转过小半张脸——

竟是自己。

伊谷春低叫一声睁开眼来,却仍是熟悉的病房。窗外天光约摸是更亮了些,只是被彻夜的灯光映着,也叫人辨不明晰。

他悄摸起身,从走廊上踱了数圈又回来;方惊醒时额角沁了热汗,现下被外头穿堂凉风一激,又生出来不少寒意,阴冷湿黏在身上。

春情盎然犹自在眼前盘桓不去,烟瘾燎得他喉头发痒。伊谷春倚着墙壁,正对走廊的房门上一面四四方方的玻璃,通透着灯光;不偏不倚,恰好框起四个鲜红的大字——禁止吸烟。

“头儿……你没睡?”

模糊的影投在身上,辛小丰警觉地醒转,他眯起眼睛辨认那道黑色阴影,才发现是伊谷春沉着脸杵在床边。

“我咳咳、我就看看,你那玩意儿好像不亮了。”

“……”辛小丰顺着他的话看过去,指示灯恪尽职守地闪着,映出微弱的光晕,“……头儿,那玩意儿要不闪就说明我死了。”

沉默延宕着,几乎冷凝。

“小丰。”

“嗯?”

“……聊聊呗。”

聊什么。聊自己把他当杀人凶手的猜疑,抑或者是不合常理的肖想,可憎的嫉妒和欲望?

伊谷春愣了片刻,一时又不大相信自己会在冲动之下说出这话。

“你和那个设计师……嗯,杰米……”

“杰瑞。”

“啊?嗯、对,你们……咋样。”

伊谷春半夜把自己叫醒又拉着他“聊”起那个被自己利用打掩护的男人。

监测心率的曲线密集地划过几道,又复归平稳的节奏。

“头儿你不是说,组织上不管这个的吗?”

“我就是、私下关心……嗯这么着,你就把这当朋友之间的关心不行么。”

“我保证不会影响同事。”

“不、不是那什么你别误会啊,我没有歧视的意思……不是我是说……”

“挺好的,他,我是说杰瑞。”

寒暄毫无意义地扯了几轮,辛小丰倦意上来迷瞪着两眼,半梦半醒地调侃了句,“头儿,你该不是在吃醋吧。”

伊谷春突然被哽住,许久才想到反驳。

辛小丰早就会周公去了。


·7·
干。

拳头砸在铁丝网上,伊谷春发狠似地拿胳膊抵上辛小丰的脖颈。

他忘记如何地起了争执。贴靠时很近,气息热烫。

情况于是便有些失控。


隐藏段♂戳→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pantie2&tid=3147309#Content

呻吟低沉压抑,在空阔的天台被风吹得破碎。

“我说……”伊谷春的声音埋在他肩头,沉闷的笑意像是沿着彼此紧贴的胸腔直接进 | 入了辛小丰的身体,“其实你喜欢的是我吧。”

“……”

“那天。”伊谷春看着辛小丰撤开了半步,从对方指间摘下烟塞到唇边。

辛小丰的视线跟随着烟尾星点的亮一闪,紧接着迅速垂下了眼皮;伊谷春捉到他细微的表情顿了一顿,又自顾地咬着烟尾,略有些含糊地接下去,“那天在食堂,我看见你为我哭了。”

伊谷春说的是自己把积蓄统统掏出来要替尾巴交手术费那回。他起身去添饭时不经意回头,正巧看见辛小丰用力抹了把眼睛,眼眶泛出红来。

“那是因为……”辛小丰沉默许久,再开口时声音里似乎透着咬牙切齿,“你他娘的下次敢别把辣椒罐放、我、面、前、吗?”

伊队嗜辣,几乎餐餐都自带一罐自制家乡辣椒酱,权当佐料。

-The End-

-----------------补充更新-----------------
一觉醒来收到好多评论和私信,有关心伊队长的,有关心他妹妹的,也有关心案子的(还有关心我的哈哈,谢谢这位热心的网友)。当然也有不少质疑这些事真伪的,对此我想首先感谢这几位对于我文笔的肯定,虽然跌宕起伏了点儿,但真的是真事,经过了主人公的同意,也有一定的艺术加工(写着写着就跑偏了也不能怪我啊嘿嘿嘿)。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用当事人的话来讲,依旧是痛彻心扉,不过是像那道永远也平复不了的旧伤疤;日子总还要继续过,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各得其所吧。
后续就是很多人都在新闻中看到过的——当年也算是一桩大案,恕不再赘述了。
谢谢大家。

评论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