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缇安

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Death is birth

呜呜呜呜呜呜呜好棒啊啊啊啊!!!哭跪!!

八月有錢你有啥_:

【余生请指教 番外一】


 @TiAn缇安  我来交货了 _(:3」∠)_


拖了好几天,写的慌里慌张,心里也没底


不造这样还能否配上你的图诶【心碎。




    


永生的首要条件就是死亡。


                                                                    ————斯坦尼斯拉夫·勒克






“Ngern!Ngern,你给我停下!”August已是在用最快的速度追赶前面的人,然而那种非人的速度,又岂是他能赶上的。


当他从电梯里气喘吁吁的出来时,那扇大门已紧闭了。“是蠢吗?难道我没有钥匙?”August一边嘟囔着,一边掏出钥匙开门。


“Ngern!”他语气开始失去耐心,那人反锁了房门。


“August,你今晚回家,不要在这里!”门里,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焦躁。


“你把门打开!”August不耐烦地踢了几脚,“Ngern,我的耐心有限。”


“August!我说了,你回家!”Ngern并没有开门的打算,


我的忍耐也有限。他暗道。




“我已经看见了,Ngern,”August放缓了声音,“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你是故意的?”眼中闪过一丝红光。


August没说话,在刚刚结束的那场手术中,他“一不小心”划破了自己的手腕。他看了一眼手腕处的伤口,猩红色的液体已渗透了纱布。


虽然当时只有一瞬的对视,但他察觉到了Ngern的变化。这是第几次了,他总是在逃避。


只差这一步。




“Ngern,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你为什么还不...”


“我会失控的你懂吗?!”Ngern沉重声音,“你的血,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


“我说了我愿意,你为什么不要?”August靠着门,“成人的话,失血量不超过人体的4000-5000毫升,是完全没有问题。”


“闭嘴。”Ngern压着门,不打算让步。


根本不一样,你的味道跟那些生物完全不一样。他的眼睛渐渐地在变色,即使是最细微的血腥气,也能令他难耐。活了几百年来,这是少有的蚀骨骚心之感。五感官只剩嗅觉被无限扩大,各位灵敏。August的血腥气像是生出了带爪的藤蔓,勾魂夺魄,直冲神经中枢,攀爬缠绕在周身。


理智消退。


“August,回家。”他警告道。


“啊,OK,我这就走,”August忽然放弃了,他点着头,自言自语道,“啊....顺路去Lique转一圈再回家。”他说着,直起了身子,作势离开。


“谁——允许你去Lique的!”一股强劲地力量将他压在了墙上,黑色的耳钉一晃而过。“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危险?”男人用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发问,伸来一只手抬起他的脸,暗红的双眼,瞪着他还在流血的伤口。


同样的姿势。


两年前的那晚,August撞见他的秘密后,也是被这样压制住。


“怎么,你的同类们,会喜欢我吗?”然而此时的August不复当时的胆怯,反而毫不退缩的望着他暗涌的双眼,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挑衅的意味。


他的气息慢慢吐在August暴露在他面前的脖子上,接着湿湿的舌头舔了上来,“你是故意的。”这是肯定句,“你在激怒我。”


这种意欲鲜明的激将法,此时很奏效。因为感官所承受的折磨,前所未有,他的理智正在边沿游离着。


“呐,我的血,不好喝吗?”他的眼角微微上翘,有种诱惑的味道。


Ngern的妒火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贪婪,暗红中夹杂着一丝若有如无的金色弥漫上他的瞳孔,“我克制很久了。”他的吐字尽数入耳。


压迫神经的气息。


August没有说话,他伸手解开了衬衫的钮扣,把领子拉下去了一些,优美的曲线彻底展现了出来,动作轻盈优雅的像一只猫。


“你真可爱,”Ngern舔了舔嘴,“你真可怕。”他的身子前倾了一些。


非人类的力气果真很大,August感觉脚只是碰在地上,丝毫不用用力。


“要不要?”他侧着脖子。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Ngern沉着嗓音,重复道,“你在冒险。”


“不,你错了。”August眯起眼睛,“医生从来不做无谓的冒险。”他侧过脸把颈动脉送至他嘴边,“不这样做,我更后悔。”


他终于张口了,尖细的獠牙悬在跳动的脖颈处。


1CM。


就在这薄薄的皮肤之下,流淌着世间最美味的食物。


他湿润的舌头不住地在August的脖子上舔着,打着圈,痒痒的。 随后,一阵尖锐的刺痛从脖颈传来。接着,便是咕嘟咕嘟的吞咽声。August侧着脑袋,想象着那人随着吞咽而上下滚动的喉结,想象着液体从体内流出进入到他嘴中的画面。


很短暂,他感觉到那人停止了索取,而是一下一下的,在舔舐被咬的地方。


“怎么?我的血不合口吗?”August想摸过去,却被Ngern一把抓住,将他修长的手指,含入嘴中,舌指纠缠。


“不....简直是人间美味。”Ngern的语调带着慵懒的享受感,细密的啃咬着他的指尖,又转在伤口处,隔着纱布不断的吮吸。


“Ngern,让我陪着你,”August抚上他的脸庞,“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知道。”Ngern吻上了他的嘴角,“准备好了?”


后者点点头。


再度咬下,尖细的獠牙嵌入白净的脖颈,一丝血痕侥幸从齿间逃跑。Ngern带火的舌头随着它流过的痕迹一路吮吻,从脖颈直胸口,湿润的触感,激起August一阵阵颤栗。


“啊哈——”猫般的吟语,后仰的曲线。


下一秒,地上是支离破碎的衣服,August的身上,只剩大敞的衬衣,而下身已是一丝不挂。昏黄的廊光下,男人俊朗无暇的脸庞,一双暗血色的双眼如同在黑夜里盯着猎物,深不可测的凛人。


“冷。”August嘴角上扬,吐出一个字。


“马上,就不冷了。”Ngern舔舐着他最钟爱的脖颈,牙洞在他的抚慰下渐渐缩小。




>>>我的欲望,是你。




“Ngern啊——我,我们要在一起啊——”August的声音颤抖着,因为冲撞,因为决定。


空气陡然膨胀,每一次呼吸都极尽全力。


Ngern满怀占有之心,一寸寸掠夺着August,在他的身上张狂,在他的体内驰骋,在他的温度里颠倒淋漓,任身与心都肆意敞亮。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在高///潮中再度咬上了August的脖子,吸去了很多的血,又渡了几口腥浓的血液给他,August在混沌中逼迫自己咽下那铁锈般的液体。






August昏昏沉沉的睡去,再度醒来,是在三天后的早晨。


“早上好,我亲爱的学生。初生的感觉如何?”Ngern趴在床边,凝视着刚刚张开眼睛的人。


“唔.....?”他挣扎的坐起来,然而身子还有些虚弱。


“嗯,不要着急,你要慢慢适应,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Ngern将他揽入怀中,“过两天就可以见太阳了。”


“那就麻烦你了,Ngern.....老师,今生请指教。”August抬头看向他,眨着眼睛。


“不对哦,”Ngern摇摇头,“是永生永世,我亲爱的学生。”




                                                                                               >>>FIN。






我写了什么...._(:3」∠)_ 原谅匆忙的我

评论

热度(76)

  1. TiAn缇安北有嘉鱼南有你_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呜呜呜好棒啊啊啊啊!!!哭跪!!
  2. 钓智的鱼北有嘉鱼南有你_ 转载了此文字